您当前的位置: 首页 >

PPP立法定义政社伙铁矿石与期货伴关系

2018-09-09 01:15:05
PPP在我国还是一项新事物,在取得广泛认可并快速发展的同时,也出现了一些亟待解决的问题。

因此,只有对PPP专门立法,才能稳定预期、防范风险、规范行动,实现公共服务的“共治共建共享”—— 近年来,政府和社会资本合作模式(以下简称PPP或政社合作)快速推动,其规范发展与立法进程也备受关注。

国务院法制办日前发布了《基础设施和公共服务领域政府和社会资本合作条例(征求意见稿)》(以下简称《征求意见稿》),向社会公然征求意见。

PPP立法如何准确定位,能否解决几年来发展中面临的一系列问题?8月16日,中国财政科学研究院发布PPP立法研究成果报告,多位专家同时就PPP立法发表看法。

建立平等合作关系 自PPP模式开始推广,国家就十分重视顶层设计和规范发展。

近年来,财政部依照“操作指引+政策保障+法律规范”的三位一体思路,制定了一系列制度规定,出台了操作指南、合同指南等指引文件,国家发改委也前后出台相干政策文件。

但PPP在我国毕竟还是一项新事物,在取得广泛认可并快速发展的同时,一些亟待解决的问题也凸显出来,包括合作项目范围有泛化偏向,合作项目决策不够严谨、实施不够规范;社会资本方顾虑较多,特别是民营资本整体参与度不高;相干管理制度措施存在“政出多门”等。

在此背景下,对PPP专门立法稳定预期、规范行动的呼声颇大。

那么,PPP立法如何明确PPP定位问题?中国财科院发布报告认为,政社合作是政府和社会资本在公共服务生产和提供方面的民商事合作,是政府跳出传统行政许可思惟,以平等的伙伴关系创新公共服务供给机制,是政府、市场、社会实现公共服务“共治共建共享”的有效载体。

“基于此,政社合作立法应当定位于调剂同等的合作主体,即政府和社会资本之间的民商事法律关系的立法。

”中国财科院院长刘尚希说。

在立法定位上,财科院报告肯定了《征求意见稿》的相关规定,认为该征求意见稿立足于平等的“政社合作”,符合市场配置资源、公共服务供给侧结构性改革的大思路和大方向。

值得注意的是,财科院报告指出,政社合作操作过程中明股实债、债务转移、运营淡化、范围泛化等问题尤其突出,究其原因是对政社合作伙伴关系缺少科学、辩证的整体认识,过度强调政社合作的融资功能,忽视公共服务的供给侧结构性改革;过度强调政府行政权力设置,忽视政府作为民事主体如何与社会资本方进行经济合作。

“政府方作为微观民事主体与社会资本方的经济合作越是有效,就越有利于公共利益,也就越符合政府作为宏观主体对基于整体利益和公共责任的考量。

”刘尚希表示,在条例中应明确政府作为微观民事主体与社会资本方合作,其权责利应当与其作为宏观公共管理主体的身份及职责分开。

“政府以民事主体身份与社会资本方进行合作,形成经济合作伙伴关系,同时以行政主体身份调和、监管,维护公共利益。

但两种身份不能混淆,更不能相互替换,在法律上应当明确分开。

”刘尚希说。

坚守不产生系统性风险底线 防范财政金融风险是当前一项重要工作,但政社合作中存在各种各样的风险和不确定性。

财科院报告

编程入门自学

js入门

python测试工程师

推荐阅读
图文聚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