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首页 > 鞋柜

当年母冒险砰砰博士攻略亲烙的大饼

2018-09-09 03:52:32
    华龙网6月15日9时47分讯 卧床的母亲虽然不能在为我们烙饼了。

但我一闻到饼香就情不自禁的想起当年母亲烙的大饼。

那种大饼的香味至今让我记忆犹新,随着时间的推移并且与日俱增。

    我小的时候,每每母亲有了空闲,她都会为我们改良一下伙食,烙上一些大饼,那可是我们的最爱。

    母亲先把和好的面醒一会,利用这个空闲备菜,找一些麦秸之类的柴草。

母亲的经验是麦秸之类的柴草上火快,熄火也快,锅温不是持续升高的,这样烙出的饼火花好,起层,口感好,吃着香而不腻。

一家人的饭食母亲1人可以搞定。

母亲把醒好的面非常利索的用手撕成一块一块的,一般一块就是一张饼。

拿一块面在面板上揉搓一会儿,用擀面杖擀开,再一层一层卷住,再擀开,均匀地撒上盐粒,再一层层卷住,再擀开。

把麦秸烧热的锅里撒上半勺花生油,用擀面杖挑起大饼的中间,麻利的摊开在大锅里,右手叉开的五指缓慢的旋转大饼,感觉到下面的油面有火花了,旋转自如了。

把半勺花生油均匀的撒到上面的饼面,捏住饼的边沿快速的翻转,加上一把麦秸,下降了锅温的大锅继之升温,再缓慢的旋转大饼。

大约一根烟的时间,一张外焦里嫩,层次分明的大油饼出锅了。

那饼的香味立刻会勾起我的食欲。

母亲将烙好的大饼一张一张码好,码齐。

末了,用菜刀在最上面的饼上划一“十”字切开,分成4叶,端至饭桌,让我们渐渐的吃。

我有时饿的不行,等不到母亲把饼烙完,就将第一个大饼对折。

抛开对折线,从双层的边沿大口的咬下去,只大大的两口,把对折的双层大饼咬成了一个“山”字。

母亲见状说:“别烫着了,够吃的。

”特朗普上任两周签8条行政命令号外号外,特朗普又出行政命令啦!行政命令有多强,买不了吃亏,买不了上当,是XX你就坚持60秒!

小程序开发教程

linux入门

前端开发框架

推荐阅读
图文聚焦